<noframes id="11jhj"><ruby id="11jhj"></ruby>

    <pre id="11jhj"><strike id="11jhj"><b id="11jhj"></b></strike></pre>

      <pre id="11jhj"></pre>
      <pre id="11jhj"><strike id="11jhj"><ol id="11jhj"></ol></strike></pre>
      <pre id="11jhj"></pre>
      
      
        <track id="11jhj"><strike id="11jhj"><rp id="11jhj"></rp></strike></track>

        <pre id="11jhj"><ruby id="11jhj"></ruby></pre>
          加載中 ...
          首頁 > 新聞 > 滾動 > 正文

          為農民工直接大規模興建安居房是否可行?

          中國財經界·www.untrainedmonkey.com 2021-12-06 15:04:23本文提供方:網友投稿原文來源:

          有人呼吁“二次房改”,每年興建1000萬套安居房,我們擔心初衷雖好,但可能低估我國經濟社會發展的復雜程度,最后是新瓶裝舊酒,脫離設計者的初衷,雖然短期能夠拉動投資需求

          有人呼吁“二次房改”,每年興建1000萬套安居房,我們擔心初衷雖好,但可能低估我國經濟社會發展的復雜程度,最后是新瓶裝舊酒,脫離設計者的初衷,雖然短期能夠拉動投資需求,但可能會造成較為嚴重的資源低效配置。

          第一,安居房是有區域屬性的,必須考慮在哪里建安居房。1000萬套安居房的指標如何下達?以中國之大,指標必然是按照行政規劃層層下達,每一層指標的劃分,就有可能加大一次實際農民工需求和政府供應之間的錯配。一旦到了地方,指標的劃分基礎就變成了各地在獲取撥款的利益和配套建設的成本之間的考量。假定撥款完全與建設面積掛鉤,最后安居房的建設必然是偏向于配套成本低廉的地方。這樣,一個省內,安居房建設指標可能傾向于較小城市,在較小的城市,可能傾向于郊遠的區域。從省到縣,經過三級扭曲后,最后安居房的位置必然和現實的想象之間存在巨大的落差。有關安居房的城市基礎配套設施可能遠遠落后于當地平均水平。

          第二,安居房如何分配?產權如何?是賣還是租?如果安居房有完整的產權,即使安居房只能在農民工之間交易,則地點較好的安居房必然是眾目睽睽下爭奪的目標,中間必然產生大量的尋租行為,但位置差的安居房可能無人問津。舉例說來,如果政府在上海某核心城區搞了一個樣板的農民工安居房,哪些農民工有資格來獲得這個安居房,以什么樣的價格?需要放棄老家宅基地嗎?一定需要農村戶籍嗎?如果老家那邊已經縣改區,宅基地已經被征收,戶籍已經改為城市戶籍的農民工有資格分配安居房嗎?

          第三,中國經濟還在發展,農民工是流動的,如果費九牛二虎之力爭取到了安居房,但因為工廠搬遷失業了怎么辦?農民工換了一個地方就業,如何交易安居房?不同性質的農民工的流動性差異很大。建筑工人是跟著建筑公司的項目高度流動的,建筑農民工可以分配安居房嗎?過去十來年,隨著我國產業的變遷,農民工數量的區域分布發生了巨大的變化,未來十余年,這個變化可能更大。

          總之,在經歷了大規模的貨幣化棚改和保障房工程之后,我們應該考慮如何充分利用市場化的手段來推進我國城市化和進一步的住房制度改革。我們認為這中間農村宅基地的改革和以中心城市為主導的城市化戰略已經成為進一步市場化改革的關鍵。

          有人擔心宅基地改革(進一步來講農戶耕地改革)會導致大規模的耕地兼并從而導致社會的不穩定,并以歷史上的教訓警示大家。我覺得我們固然要對過于集中的土地所有權保持警惕,但世界已經發生了天翻地覆的變化,不能刻舟求劍。古代農耕社會農業占絕對主導地位,土地幾乎就是生產資料的全部。今天的中國已經是工業大國,農業只占GDP的7%,而且比重還在不斷下降。今天的中國石油供應被三家公司高度壟斷,我們還擔心一定程度的耕地集中嗎?又有人警告一旦農民移居城市后失去土地,若遇到經濟危機失業,就會失去生活保障。我覺得這是沒有道理的。

          首先,現有體制下,新一代的農民工已經大都無任何農業經驗,指望他們在經濟危機時回鄉并快速掌握農業技術是不切實際的。其次,我國的社保體系,尤其是城市社保體系畢竟在過去十年間取得了長足的進步。如果政策的設計是讓一部分較為富?;蚓邆漭^高收入能力的農民工以宅基地復耕為條件,從政府獲取一定的補償支付,加上他們自己的積蓄購房來獲得城市戶籍,那么我們又何必擔心這些真正進城農民工的社保呢?實際上,現在最大的社會風險就是那些既缺乏農業耕種經驗又沒有城市戶籍的新一代農民工。解決他們社保問題的出路恰恰在于用他們的土地權利來置換城市戶籍和個人財富尤其是城市房產。我們堅信成功的農村土改必將釋放巨大的潛能以保障中國經濟較高的增長水平并促進社會和諧。

          本文來源:責任編輯:李雷

          本文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與本網站立場無關。如若轉載,請 戳這里 聯系我們!

          本網站轉載信息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請讀者僅作參考,投資有風險,入市須謹慎!

          如您不希望作品出現在本站,可聯系我們要求撤下您的作品。郵箱:info@qbjrxs.com!

          {"error":401,"message":"site error"}http://www.untrainedmonkey.com/news/2021/1206/93850.html
          女朋友夹的太紧拔不出来

          <noframes id="11jhj"><ruby id="11jhj"></ruby>

            <pre id="11jhj"><strike id="11jhj"><b id="11jhj"></b></strike></pre>

              <pre id="11jhj"></pre>
              <pre id="11jhj"><strike id="11jhj"><ol id="11jhj"></ol></strike></pre>
              <pre id="11jhj"></pre>
              
              
                <track id="11jhj"><strike id="11jhj"><rp id="11jhj"></rp></strike></track>

                <pre id="11jhj"><ruby id="11jhj"></ruby></pre>